2B不只是铅笔

宇华在苏格兰:

我就在浪里/飘飘荡荡/爱/有时忽高有时低

微博

Instagram

Facebook页面


(Model Alex, taken in Dundee)

天道酬勤:

景德镇里弄:里弄修建的房屋百分之八十都是以维修烧瓷的窑炉时废弃的窑砖修成的,当年景德镇的镇窑,窑膛不是用耐火砖修的,而是用普通的粘土砖修成的,它们经过几十次、上百次的烈火历炼后就要被换上新砖,这些废弃的窑砖就用来建成了房子,这种高效的废物利用,以窑砖为建筑材料的徽派建筑风格具有典型的地域特色在全世界都绝无仅有。

走过大地:

兰加马蒂,孟加拉国最爱的小镇,不可撼动的喜爱。

看到这个场景,直接就崩溃掉了,最好的电影道具和布景师,也无法还原这么完美场景。

茶 道

蔡澜:

陆羽写《茶经》,常听人说日本还是保留书中所述传统,而中国人自己却完全遗忘,实在是可惜的事。 
我有另一套见解:太过繁复的细节,并非一般人民能够接受,喝茶本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理应随意。一随意,禅味即生,才是真正的茶道。 
沏茶的功夫,我只限于潮州式,再复杂,我绝对不肯做。 
日本有了茶道,本来是中国东西,给他们抢去,我们非弄出自己的茶道来不可。所以被日本统治过六十年的台湾人心有不甘,自创出所谓的台湾功夫茶来。 
他们喝茶,先要倒入一个叫做「公道杯」的容器,再分别注入小杯。第一杯当然不喝,倒掉之后,主人强迫你把杯子拿去闻闻,大家只有把鼻子凑近杯中大力吸气,这是多么肮脏的行为!


茶要喝热,倒进公道杯中再分,已泻掉一半,这又是甚么鬼道理呢? 
好了,日本人用像刷子一般的东西把茶打起了泡沫,我们没有那些道具怎和日本人比?台湾人就弄了茶匙、茶则、茶夹、茶匠、茶荷、废水缸等等道具出来。造作得要命,俗气冲天,我愈看愈讨厌。想不到这一套大陆人也吃,当今到处模仿,还说是自己创立的茶道,令人叹气摇头。 
台湾的茶卖得比金子更贵,加上甚么冻顶、翠玉、阿里山金萱、杉木溪高山茶等等名堂,嫌老祖宗的福建茶是次品。 
这些贵茶我也一一喝过,当然是人家请的,我才不会笨到去购买。只有一个结论:就是一味求香,绝无体感 Body可言。采新茶的香,旧茶的色,中间茶的味,像人生每一个阶段都糅合在一起,这才是茶。



雍容致殇:

比利时小城布鲁日,杀手没有假期而天青色也烟雨已过。留下了十二月初冬的冷色调以及华灯初上的氤氲。